医疗资讯网

半夜三名男子走进药房一些男性保健药品不见了

  6月25号晚上9点多,三名男子来到杭州下城区一家药房,一会儿要买阿胶,一会儿又要买儿童感冒药,他们到底想买什么呢?

  监控显示,三名男子走进这家药房,身上都有包,药房里有两名店员。店员A需要看门,一直待在大门口的收银台,其中一名体格微胖的男子,上来询问店员A后,又走到药房里头,向店员B咨询。

  杭州下城区某药房 店员B:“他是买药的人,另外两个,我们以为是跟着他来的而已,他们是不买药的,只是逛逛,我们就放松警惕了。”

  微胖男子询问了阿胶多少钱,之后又问儿童感冒药多少钱,将两名店员吸引走了。另外两名男子,一人负责望风,另一人趁店员不注意,走向药柜。

  杭州下城区朝晖路派出所民警 厉炳:“他拿后排的药,前面一排都不拿,这样药店员工,就没有第一时间发现。”

  杭州下城区某药房 店员B:“走了以后,我跟同事还在说,这是不是哪个兄弟单位,来查价的,或者哪个厂家来调价钱的,因为阿胶的价钱比较敏感嘛,会不会是我们活动打折了。”

  男子最后还是买了一盒儿童感冒药,16块钱。第二天早晨,店员总感觉这件事有些奇怪,于是开始清点柜台里的药品,才发现少了21盒药,其中最多的是某男性保健药品,售价要四百多块一盒。

  杭州下城区朝晖路派出所民警 厉炳:“其中六盒万艾可,还有些头孢之类的,进货价是4100元(他们怎么销赃呢?)销赃,嫌疑人并没有确切的说法,应该是市三医院附近,找的那种回收药品的小广告。”

  民警表示,三人选择线下交易,把药品卖了一千多块钱,然后从城站乘火车逃往金华。但就在店员报警两小时后,三人就被成功抓获。三名嫌疑人都是贵州人,其中两名有前科,目前,都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杭州下城区朝晖路派出所民警 厉炳:“他们三人自称是出来玩的,一路上都是大手大脚,听他们说,在上海的时候住酒店,都是住那种一晚上一千多块钱的,我们怀疑盗窃应该不止这一次,可能在上海也实施过,现在还在调查。”

  傍晚微风拂面,宅边阵阵蛙鸣,这本是惬意的生活场景,但日前,有居民打12345热线进行投诉,说小区水系中的蛙鸣影响日常休息,希望相关部门能够进行处理。

  为了给6岁的外甥晨晨筹措“急重型再障性贫血”的治疗费用,21岁的刘向峰一人打4份工,被网友们评为“最帅舅舅”。目前晨晨已经找到了配型成功的骨髓,正在等待“进仓”。

  想要个“金猪宝宝”的念头,从一年前就在郭菲心里萌生了,她为此兴冲冲地开启了备孕模式。然而,去年年底,一个意外的电话却让她毅然决定推迟备孕计划。

  美国研究人员新近发现,一个基因突变会干扰大脑早期发育过程中“脚手架”的搭建,导致大脑皮层结构异常,这可能是部分自闭症病例的成因。

  甄子丹曾经历低潮,且不只一个,比如银行存款只剩100港币,于是制片请他吃便当,这些都遭遇过,但现在回头看却都云淡风轻,“只能说低潮肯定有,但我已经说不出来,因为过去那么久,没感觉了”,他总能在困境中翻转,拉长时间再看,一切都是好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