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资讯网

未必只有西方作品才能展现钢琴家的魅力 重奏老

  “我始终记得,杨立青老师墓志铭上的那句话——音乐是作曲家心灵的反映,‘真’是第一位的。”在上海音乐学院校庆日这天,将恩师的《山歌与号子》《牧羊歌》等曲目搬上舞台,上音附中钢琴科副教授唐瑾万分感慨,“他是我人生的指路人,我学习的轨迹一直是踏着杨老师的足迹前行。”

  4位演奏家重走了上音的发展之路,在上音的江湾校区、漕河泾校区(现上师大音乐学院)、现在的汾阳路校区都留下了合影。

  这或许就是传承的意义。11月27日晚,“点燃·承传”上音文脉——经典中国钢琴作品音乐会登台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4位曾受教于上音的年轻钢琴家“八手联弹”,演绎贺绿汀、丁善德、桑桐、杨立青、王建中等老一辈“上音人”的经典作品,从中回望中国钢琴百年传承。

  上海音乐学院是现当代中国音乐历史进程的重要见证者。音乐会由上音钢琴系主任江晨领衔,上音附中钢琴科副教授唐瑾、上海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钢琴副教授朱昊冰、上海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客座艺术家王鲁联合献演。4位钢琴家分别师从于作曲家王建中与杨立青。而当晚的演出曲目,从《牧羊歌》《彩云追月》到《游击队之歌》等,所有作品的创作者贺绿汀、丁善德、桑桐、王建中、江明惇、杨立青、周湘林、沈枼等,都在不同历史时期任教于上海音乐学院。

  “细数这些引领‘上音文脉’的作曲家,‘承传’的意义和价值不言而喻。”江晨说,作曲家之间有传承,如桑桐是王建中的导师,王建中又是杨立青的导师,而当晚所有钢琴演奏者,又都是王建中、杨立青的学生。

  在上海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执行院长施忠看来,音乐会承载的传承意涵不止于此,它同时也体现了上师大音乐学院与上音之间的地缘、学缘和业缘。“现在的上师大音乐学院所在地,是当初上音的老校区,贺绿汀等一大批音乐家都在此工作、学习过。学院的教学队伍中,有很多毕业于上音。并且学院的毕业生中,也有一部分继续前往上音深造。”当晚演出的两位钢琴家朱昊冰、王鲁,都是受教于上音,任教于上师大。为了筹备这场音乐会,4位演奏家重走了上音的发展之路,在上音的江湾校区、漕河泾校区(现上师大音乐学院)、现在的汾阳路校区都留下了合影。

  从音乐会本身的构想来看,曲目编排上亦强调中国风格。现任教于上师大的朱昊冰同样是王建中的学生,舞台上,她表演了自己在海外留学时经常弹奏的老师作品《彩云追月》《蝶恋花》,“当时,每每弹奏,思乡之情便涌上心头,不少外国观众都觉得很震撼,但老师本人一直很谦虚,说‘没什么’。”

  面对外国观众与音乐市场,王建中有自己的坚持。王鲁9岁起跟王建中学琴,他说,当晚演出的《梅花三弄》也是他本科毕业音乐会的曲目。“王老师为我选了这首曲子,为此专门飞到纽约指导我。他说,未必只有西方作品才能展现钢琴家的魅力。他坚信,钢琴要讲中国的语言,而这首曲子无论在高度或是演奏难度,绝不输于莫扎特或肖邦的曲目。”

  由江明惇创作于1962年的《春江花月夜》,也在27日第一次被搬上舞台。江晨介绍,这是父亲学生时期改编的作品,尘封多年,“父亲主要成就在于民族音乐的理论研究,这首曲子同样具有民族风味。”由江晨、唐瑾四手联弹的《山歌与号子》创作于1980年,从中也凝聚了杨立青德国求学归来后对民族音乐的体悟。“他把民歌元素与西方交响结合在一起了,有时候听老师的作品,我会想到杜甫的诗。”唐瑾说。

  “钢琴要讲中国话。”在江晨看来,中国的钢琴教学面已铺得很广,琴童数量与日俱增,中国钢琴的技巧、艺术表现力、演奏水平都已达到很高的水准。她呼吁,在上音92周年之际,创编出更多带有中国风格的、现代的钢琴作品。“很久之前,琵琶等都是外来乐器,但因为有了经典曲目,使它逐渐演变为如今的传统乐器,钢琴这种西方乐器也一样。”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