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资讯网

柳州市中医医院:“三一”联动让基层医疗“活

  柳州市中医医院依托“三二”医联体建设的经验和优势,精准靶向发力,以“三一”医联体建设“补短板”,将优势医疗资源一竿子插到底,为“三二一”联动“通筋活络”,激活了基层医疗一池春水。

  老百姓就医难在哪?难在基层首诊难落实。基层首诊难在哪?难在基层医疗难发展。在我国一、二、医院的等级划分体系中,一级医院集中了医改的大部分难点、堵点和痛点。为此,柳州市中医医院依托“三二”医联体建设的经验和优势,精准靶向发力,以“三一”医联体建设“补短板”,将优势医疗资源一竿子插到底,为“三二一”联动“通筋活络”,激活了基层医疗一池春水。

  近几年来,柳州市中医医院将“三二”医联体做成了全国标杆和样板,并着力从“三二”、“二一”两级互动向“三二一”联动转变。而事实上,盛名之下的柳州市中医医院医联体建设也遇到了新的瓶颈——“三二”医联体风生水起,但“二一”医联体却差强人意。最直观的表现在于,基层医院是医疗体系的服务终端,是距离老百姓最近的地方,本应该是患者日常看病的首选。但是患者为什么不大去社区医院,而都扎堆到大医院?

  对此,该医院院长易平认为,一级医院基础薄弱,综合水平不高,老百姓信心不足,是基层首诊难得症结所在。因此,一级医院做不强,掉了链子,“联动转变”就会变成“联而不动”。而单纯依靠“二一”联动来带动一级医院发展,无异于让一个“困难户”去帮扶另一个“更困难的人家”,难有显著成效。

  哪里最难,就从哪里找突破口。也就在这时,想到柳州市中医医院曾经在“二一”医联体建设有着赫赫战绩,柳州市柳北区政府主动找到该医院,想借助该医院医联体建设这只“有力的大手”,拉一把城区内几个发展陷入停滞、靠财政补贴度日、几乎一潭死水的卫生院。

  双方一拍即合。2019年6月26日,双方正式签订合作协议,柳北区政府一口气将白露、黄村、石碑坪三个卫生院,交给柳州市中医医院托管。一场由医院直接对口一级医院,进而带动“三二一”联动的紧密型医联体建设试点工作拉开了帷幕。

  柳州市中医医院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确保医院的优质医疗资源“沉得下”、基层人才队伍“建得起”、基层疾病诊疗“接得住”。为此,该医院挑选了三名基层医疗工作经验丰富、敢拼敢干的“闯将”担任卫生院的院长,作为开路先锋;下派专家常驻,将学科建设起来、人才培养起来;将该医院的管理模式移植到卫生院,帮助卫生院规范管理……

  短短不到半年时间,三家卫生院愣是把自家的一亩薄田种肥沃了。以前,黄村卫生院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年终考核在柳北区处于中下水平,但在2019年的绩效考核中立刻跃居柳北区第一,并代表柳北区参加全市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考核评比,获得全市第一;卫生院的居民满意率达到 98%以上,2019年度的业务收入比2018年增加1倍多。石碑坪卫生院门诊和住院暴增,住院量从之前的不足50张床增至如今的100张床。

  改革往往伴随着阵痛。“一开始我是拒绝的”,这是一级医院对于“三一”医联体建设的普遍态度。只是,改革的阵痛却超出了新到任的院长们的预想。柳州市中医医院肿瘤科副主任医师、针灸专家王志祥,是该医院下派到黄村卫生院担任院长的三名“闯将”之一。他初到黄村卫生院的第一印象是:卫生院一楼被作为库房,房门紧锁,一片昏暗;业务收入较低,全院49名职工主要靠财政补贴过日子;员工情绪低落、人心涣散,对新院长爱理不理;人浮于事,公卫和临床互相扯皮。

  以前卫生院吃的是“大锅饭”,干与不干、干多干少一个样,大家积极性都不高。对于这些基础薄弱、低效运行的基层卫生院,当务之急是提高员工收入,提振士气、稳定人心。要提高效益,就必须打破“大锅饭”,实行绩效改革。在发展有所起色以后,几个卫生院的院长就大刀阔斧地进行了改革,将效益与工作量挂钩,多劳多得,实行竞争性的薪酬制度。一开始,改革就遭到了反弹和阻碍。有的职工在会上吵闹,有的卫生院“元老”煽动员工“使绊子”,阻挠改革进行。对此,柳州市中医医院在做好卫生院职工思想工作的同时,积极协调柳北区政府和有关部门,为改革者提供坚强的后盾,确保了改革的顺利展开。随着大家收入的提高,当初反对改革的职工也纷纷支持改革。

  人心齐了,大家干事创业更积极了。柳北区白露卫生院原址在白露街区,处于闹市区,2019年4月门诊量1926人次。随着旧城改造的进行,2019年9月卫生院搬迁新址后,新院区所在区域形成拆迁后的“孤岛”—— 昔日热闹的白露街及周边居民区已变成残砖败瓦;居民大量外迁,从2.7万人减少到1.5万人。辖区居民多为菜农、破产企业职工、回迁户等,贫困人口所占比例较大,加上子女不在身边,因此不少人患病只能“小病在家忍、大病120”,健康管理意识十分缺乏。老百姓不能在家干等,小病熬成大病、重病;医院也不能消极坐等病人上门。于是,该卫生院院长潘岐灵带着全体员工,主动把门诊“搬”到百姓的村里,把健康服务送到群众的家里!有些病友因病卧床,潘歧灵院长就亲自到患者家里进行治疗。卫生院附近的临时菜市场有不少卖菜的摊贩积劳成疾,基础病、常见中老年疾病比较多,潘歧灵院长就进入菜市场逐个为他们治疗,反响非常好。卫生院只有4名男性,每次下户,没有司机,他们就兼职做司机;担架工不够,他们就亲自上阵。今年4月份,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大环境下,该卫生院门诊量不降反升,达到2457人次,同比增幅达27.57%。

  无独有偶,黄村卫生院的绩效改革也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一楼紧闭的库房改造成中医馆和全科、妇科、疼痛科、针灸科门诊,卫生院2019年5月人均绩效工资比2019年1-4月人均效工资增加近60%。石碑坪卫生院也从之前发不出奖金、人心不稳,跨越到目前奖金正常发放,而且首次出现结余40万元的发展佳境。

  于今年6月1日颁布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明确了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承担“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职能。因此,在易平院长看来,基层卫生院要发展好,就要扎实做好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和公卫这份“主业”。

  在“三一”医联体建设中,柳州市中医医院积极响应习总关于“引导医疗卫生工作重心下移、资源下沉”的号召,用勤劳的脚步丈量“以人民为中心”的责任,忠实履行“健康守门人”的职责。石碑坪镇卫生院院长韦柳萍每天早出晚归,驾车30公里,到卫生院上班。到卫生院担任院长以来,她把健康扶贫、公卫工作、慢病管理、家庭医生服务结合起来,坚持入户走访,摸排登记,把病人留在基层。黄村卫生院、白露卫生院的家庭医生团队实行分组分片包干管理,每个团队每周至少安排四天半的时间入户服务。柳州市中医医院派驻基层卫生院的专家,每次随家庭医生团队下社区或进村,村卫生室、社区居委会会议室就成了临时诊疗室,让村民以卫生院的收费标准,就能享受到“三甲”医院的技术和服务。随着认可卫生院的居民越来越多,卫生院公共卫生服务、家庭医生签约、慢性病管理、孕妇建档立卡等指标直线上升。现在每天上午,黄村卫生院一楼的各诊室和二楼的儿科,前来就诊的居民时常排起了长队。

  深植基层的卫生院,能汲取到的水分和养分越来越多。对此,易平院长由衷感叹:“为什么地方党委政府放心把卫生院托付给我们?为什么辖区居民慢慢接受、信任甚至迫切期待我们的基层医生?那是因为我们有一支愿干事、干成事且真诚为民的基层医疗队伍。”

  “中医在整个国家医疗体系中还处于劣势,但是我们千万不要妄自菲薄。中医作为传承了几千年的科学,在疾病治疗上肯定有它的优势……必须要持续不懈地凸显中医药特色和优势。”作为中医医院的院长,易平院长认为,过去一些基层卫生院没有把发展定位搞清楚,陷入了比硬件、比设备、比规模的迷局,拿着“匕首”去跟舞“长剑”的比划,能有什么可比性?他说:“基层卫生院,特别是和中医医院建立医联体的,要着重发挥自己的比较优势。”因此,在“三一”医联体建设中,他重点将中医药资源引向基层,实施中西医结合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让中医药融入百姓生活。

  医院定期或不定期派出中医专家到各个卫生院开展业务培训。比如柳州市著名老中医林柳如先生的、柳州市中医医院肿瘤科二病区副主任石彧,就经常到黄村卫生院开展业务培训,向卫生院医务人员传授中医诊疗技术。卫生院也经常把全科医生送到柳州市中医医院接受规范化培训,提升医务人员的服务水平,掌握新技术、新知识、新理论。人才“下沉、上浮”双向互动,渐渐造就了一支技术过硬的基层中医团队。

  如今的黄村卫生院,中医专家宣传展架一字排开;中药材标本玻璃展柜摆放在显眼位置;中医文化上墙;名中医工作室招牌熠熠生辉。卫生院开展了督脉灸、扶阳罐、浮针,瑶医的火疗,铜砭刮痧等20多项中医诊疗技术服务,不管是常见病、多发病,还是心脑血管后遗症,都有适宜的中医治疗方法。

  中医药本来就有很深的群众基础。在卫生院,柳州市中医医院院内制剂、中药饮片,以及针灸、督脉灸、艾灸等也深受居民欢迎。中医内服、中医外治“简、便、验、廉” 的良方治法,更深得老百姓的心。

  白露卫生院潘岐灵院长在一次入户走访时,发现一户贫困户的一名老年男子因慢性膝关节炎发作,已经卧床一个星期。为此,潘院长定期上门为他实施穴位注射、针灸等中医疗法。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这名男子不但恢复了独自行走功能,还能干些简单的家务活。还有一名家住柳南区洛满镇洛河村的女士,膝盖疼痛10多年,走路和上下楼梯十分吃力,多方求医效果不佳。后来经朋友介绍到白露卫生院求诊,令她意想不到的是潘院长用中西医结合的疗法治好了困扰她多年病痛。住在黄村卫生院附近的患脑血管病后遗症的吴先生是一个独居老人,他患有高血压、慢阻肺、哮喘等多种慢性病,靠推着助步器才能行走,平时经常出现呼吸困难等症状。他就近在黄村卫生院治疗,通过服中药、扎针灸、吸氧等治疗,不良症状明显改善。

  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各卫生院医生的妙手仁心,经村民一传十、十传百,医生的“粉丝”越来越多,不少跨城区的患者也慕名而至,各式锦旗、感谢信也纷沓而来。这些都证明了中医药在基层不会遇冷。她就像梅花,迎寒盛放,遇雪芬芳。

  在信息化建设方面,柳州市中医医院在柳州乃至广西同行均达到领先水平。2019年,该医院以电子病历为核心的五级建设不仅以全区排名第一的成绩通过电子病历四级评审,还是全区首家申报电子病历五级评审的医院,并接受了国家专家组现场的评审。在院内,“智慧医院”实现了精细管理。完善的“码”上服务,“码上约、睿导诊、问医生、智推送”,让就诊全程轻松、便捷。线上与线下全面打通,门诊“方便挂”、诊间“轻松付”、社保“自助结”、医技“精确约”、就诊“明白查”,进一步改善了患者的就医体验。

  先进的信息化技术,同样延伸到医联体建设中,成为建设“云联体”的一大助力。通过构建“医联体信息一体化云平台”,打破空间束缚,实现优势医疗资源的线上下沉。医院借助市招县用等人才培养机制,为医联体奠定信息化人才基础。同时,下派技术骨干到医联体单位,对建设“医联体信息一体化云平台”进行技术帮扶。

  通过“云平台”,实现了医联体之间“院内”般的健康信息数据互联互通共享。以前,专家到下级医联体会诊,往返颇费周折;现在,通过医技诊疗中心让检查结果互认,专家在电脑或手机端即可查看患者病情变化,对下级医联体进行远程、实时、精准指导和诊疗干预。甚至一台手机就能实现远程MDT。

  此外,还可以通过“云平台”开展分级转诊、远程查房、会诊、教学、影像诊断,起到了“让信息数据多跑路,让患者和专家少跑腿”的作用。比如医院心功能科实行全新的心电检查模式,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安装动态心电系统,实现了与基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同频心跳”。无线手持心电检查仪与心电诊断中心无缝对接,最多一天可上传80例,社区患者不用到大医院排队,就可以享受到三甲医院的检查服务。统计显示,通过“云平台”,基层患者人均就诊路费减少了500元,各医联体医院部分病种的治疗费用下降了50%,更多患者愿意留在基层。

  据悉,下一步,该医院还将针对基层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慢病管理建立随访数据库,并与家庭医生签约工作相融合,实现一键式随访和短信关怀。同时,建设集团式、覆盖市县乡药房(中医馆)的智能化中药配送网络,促进优势医疗资源和中医药特色的下沉。

  “三一”医联体建设作为“三二一”联动医联体建设的重要一环,这一环做好了,联动才更加顺畅有序。

  2019年8月26日,融水县中医医院收治了一名由其医共体转诊的摔伤致“创伤性肝破裂”而命悬一线岁患儿。我院派驻专家联合该院医生对伤者进行紧急处置,同时我院再派出普外、重症医学等专家进行紧急增援。因该院条件有限,先对患儿进行了手术止血,病情稍稳定后,8月27日患儿转诊到我院,紧急进行了“右半肝切除、胆囊切除、右半结肠切除、回肠结肠吻合、肠粘连松解、腹腔引流术”。9月30日,患儿痊愈出院。整个救治过程全程绿色通道,生动展现了“三二一联动”紧密型医联体模式的紧密高效。

  作为柳州市中医医院开展“三二一”联动医联体建设的试点,融水县中医医院曾持续面临“县级不强、乡级太弱导致医共体建设流于形式”的问题。“上转挂号起五更,排队一条龙”、“救护车一响,一头猪白养”这些民间的顺口溜,真切地反映出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窘态。但是,自从与柳州市中医医院建立医联体后,该医院不仅自身得到了发展——2019年实现了22.85%的业务增长,其帮扶下的八家乡镇卫生院医共体也充满生机。例如,拱洞卫生院在下派外科专家、治未病专家的指导下,除了开展各项小型手术,还以针灸推拿和中药饮片两方面服务群众,妇产科也越做越强;同练卫生院从无人问津到一夜之间住满患者,甚至从融水县中医医院申请调用病床等设备;香粉卫生院华丽转身,整体绩效排名靠前。。。。。。这些迹象无不在昭示着,以柳州市中医医院为主干、融水县中医医院为枝干、八家乡镇卫生院为小枝干的“三二一”医联体大树日渐丰茂。

  不仅如此,柳州市中医医院还把提升基层卫生院急救能力当做一个重点环节来抓,形成医联体内急救联动。在该医院的指导帮扶下,石碑坪镇卫生院和穿山镇中心卫生院仅仅5个月的时间就成功加入柳州市120急救网络,并通过复审。试运行期间,石碑坪镇卫生院共出动救护车54辆次,救治病人75人次,其中胸痛、卒中、急性中毒的急危重病人占大部分;穿山中心卫生院共出诊106次,救治病人113人次。如今,分级诊疗成效已逐渐显现,仅穿山镇中心卫生院,今年2月至5月就向柳州市中医医院转诊病人134例。

  据了解,目前柳州市中医医院共有紧密型医联体6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联体2家,乡镇卫生院2家,治未病联盟涵盖12家医疗单位,形成了“以联体共建共享为主体,以学科联盟为补充,以‘院区信息一体化’建设为推动,市区与县域协同推进,‘三二一’联动发展”的医联体发展新格局。

  而随着基层医疗的“难”题迎刃而解,柳州市中医医院的医联体建设也实现了从“医疗资源下沉”向“经验模式下沉”、从“1+1”向“1+N”、从“三二”、“二一”两级互动向“三二一”联动转变。(覃振管/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